糯米小说网 > 大良医 > 第一百零八章杀了,你给钱吗?
????一句话,所有人都顿住了动作。

????将餐具的桶放在门口,人退后一些,旺财走上前,身后跟着四个瘦弱的小子,看着就很机灵。

????那几人瞧见薛老大,赶紧施礼。

????“薛大哥。”

????薛老大一怔这才看到,这几人正是卖藕的几个小子,没想到他们也跟着旺财混了。

????“二狗子、来福,你们不跟着马大夫救人,怎么跑去做饭了?”

????二狗子一缩脖子,原本机灵的口才,在薛老大面前啥都无效,眨么眨么眼,不知道该咋说啥。

????那个叫来福的小子,赶紧上前。

????“大哥别急,我们昨晚被重新分配了,张主簿认为我们曾经卖藕,会做些吃食,就让人采买了一些肉食和菜粮送到回春堂,让我们主要负责给你们单独做吃食,毕竟旺财哥一个人忙不过来。”

????听来福如此说,薛老大脸上和善了一些,细想一下这个安排也对,这里有几十人,还有病患,回春堂还有一帮子嗷嗷叫的家伙,确实旺财一个人做,忙不过来。

????见薛老大没再说啥,五个人手脚麻利地将一个个大桶搬下来。

????然后将昨晚的那几个桶装车,几个小子干完,赶紧朝薛老大施礼,然后驾车跑了,那动作比兔子还快。

????周恒忍着笑意,别说薛老大管理这些人,还真有自己的手腕。

????薛老大回身,看看身后那些人。

????“愣着干啥,还想让俺喂你们?赶紧地,将所有吃食搬进来,让张婶子给大家打饭,吃多少拿多少,如若有人敢浪费,小心狗头。”

????张婶子已经走到薛老大近前,拍了一下薛老大的肩膀。

????“臭小子,别吼了,我现在就打饭。”

????薛老大这回没炸毛,接过张婶子递过来的三个大号瓷碗,张婶子掀开几个大桶,一阵饭菜的香味儿飘散出来。

????薛老大瞬间被味道吸引,抻头看看,肉蛋菜要啥有啥,丰盛的不像话,吞了一口口水,将碗举到张婶子面前。

????“给我打三份,公子的一份,屈大夫的一份,我一份,肉给我多来点,公子不大吃肉,屈大夫也不大吃肉。”

????周恒瞬间脸黑了,快步走过去,将碗夺过来一个。

????“谁说我不吃肉?”

????屈大夫在一旁,抓着筷子笑得不行。

????不过周恒对待回春堂众人的态度,让他非常感慨,这才是真的得人心,所以短时间内将所有人都笼络住了,即便是如此恐怖的鼠疫,一声吩咐都即刻前往,一个个都没有退缩。

????......

????粥棚外,刘仁礼喝了一碗粥,将碗放在一个桶里。

????这才走到打粥人的面前,将勺子接过去。

????“你去吃饭,我们帮着先干一会儿。”

????那个打粥的小子,有些傻眼,一脸的惶恐。

????这人就是一个乡绅庄子上的厨子,过来做志愿者两天了,见到县令要给百姓打粥,实在吓坏了。

????“大人,这怎么使得?”

????“你们做得,本官就做得,别废话赶紧去吃饭。”

????说着将围裙扎在身上,接过一个灾民手中的碗,将勺子插到底用力搅动热腾腾的粥,盛了满满一碗,递给那人,不忘嘱咐道。

????“如若不够吃,可以回头再填。”

????那灾民听得真切,这人被称为大人,这清平县能称作大人的不就是县老爷,想到他们县中县老爷,带着老小举家逃逸的样子。

????这真的没法比啊,那人嘴唇都有些颤抖。

????“多谢大人,大人洪福齐天。”

????这人一吆喝,后面的人都跟着口中赞扬起来,顿时跪倒了成千上万的人,口中感谢着县老爷,感谢着清平县的所有百姓。

????刘仁礼抿紧唇,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。

????放缓语调说道:“快起来,后面还有很多人没吃饭。”

????那人赶紧摸了一把脏兮兮的脸庞,捧着粥碗,倒退着三步五步一鞠躬,这才离开。

????打粥的这些志愿者,也都加快了动作,看着灾民的脸上,带着可亲的笑容,仿佛这些人都是自家叔伯兄弟。

????整个舍粥的棚舍外,没有加塞,没有争吵,或者呼喊声,井然有序地等待着。

????那个吃过饭的志愿者,快步走到刘仁礼身后,接过勺子。

????刘仁礼没再逞强,这活儿看着没啥,一直弯着腰真的很累,下面粥的热气烤着,浑身都是汗水,真的不容易。

????将围裙帮着那人扎上,刘仁礼拍拍他的肩膀。

????“辛苦了。”

????那小子差点儿哭了,这辈子没遇到过这样的事儿,人家县老爷比自家老爷威风霸气百倍,竟然说自己辛苦了,这还不玩儿命干。

????刘仁礼带人离开了,这打粥的小子,朝着下一个灾民咧嘴一笑。

????“大爷,你这个碗太小了,装不下什么,我给你一个大碗,以后留着打饭,记着每次要洗刷干净,那边有消毒液,免费领的,洗过碗要消毒。”

????老头千恩万谢,捧着硕大的粥碗走了。

????后面的人不断朝前挪着,秩序井然。

????刘仁礼带着张主簿他们,已经走向城门西侧的路口,这里是灾民来清平县的必经之路,所以分诊小组,还有消毒的小组,在这里的人员最多。

????看着路边,还有远处的坡下都是乌压压的人。

????刘仁礼有些头大,今日已经是第三天了,虽然捐的粮食源源不断送到府衙,可每天消耗的粮食数量,是惊人的。

????看着那攒动的人头,入目的就有五六百号,这不过是早上,看来今天是更加漫长的一天,城外安置区的几十个个临时棚舍,已经人满为患,这些人要如何安置?

????“张主簿,东城墙外的临时安置区二期开工了吗?”

????张主簿身上,不比灾民干净多少,赶紧上前施礼。

????“回大人,何捕头带着工人在那里督建呢,十二个时辰不停歇的建造,昨夜又完成了十几间,如若全部完成估计要三日后。”

????刘仁礼微微蹙眉,志愿者确实不少,可是能帮着进行建设棚舍的人不多,毕竟这需要一些技术,不是普通农民就能掌握的。

????刘仁礼点点头,“知道了,让何捕头派人去济阳县找一些工人吧,看今天这个样子,或许灾民的会是昨天的倍数。”

????张主簿倒吸一口凉气,赶紧抱拳快步去传令,如若没有地方安置,这就是祸端,再者周大夫说了,如若人员过于密集,容易鼠疫爆,更加难以控制。

????刘仁礼看到前面忙碌的马令善,赶紧走过去。

????他带着几个大夫,穿着只能露出眼睛的怪异服装,有的进行消毒喷洒,有的在放口罩,有的是在检查所带的物品。

????活禽和牲畜,是禁止带入这里的,必须严格检查。

????有个老太抱着一个硕大的筐,说什么都不撒手。

????推搡的过程,筐子上盖着的蓝白布滑落,筐子里面是两只鸡一只猪崽儿,似乎蒙布被掀开,惊扰了它们,瞬间又是叫又是跳。

????“大娘,要么杀了,要么放生,这活物绝对不能带进去。”

????周围围观的人,开始闹腾,不断有人朝前用力挤,抗拒着前面分诊人员的阻拦,将马令善他们几个都撞倒,口中不断嚷嚷着:

????“这是唯一的家底,杀了你给钱吗?不行不能杀。”